已经是一条废鱼了

我能日更五千字



骗你的。



头像:@羅德德_

Buonanotte PW:
马桑树皮第二张CD卖萌点[6]+卖队友最后外星人获金币数[3]

Cam PW:

第一次奉献给叉汉子,忘了调音量还忘了剪黑屏,加上私货出没就不打其他tag了……想讲故事来着,不过好像并没有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ry

还是写个预警好了?……夏家兄弟和天使/夜行者只有一分钟辣()其他的辣眼睛请注意音量233333【我怎么这么懒】【虽然我这么懒但是也算是一种产出啊!】


[哨向][Scott/Alex]噪音-4

·新一轮的想哪写哪,写哪算哪

·刷CP真开心哪——


如果至亲突然死而复生你会怎么样?

感激涕零?不可置信?欣喜若狂?

Scott曾经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虽然他总是试图用冷静的表面证明什么。然而即使全世界都在不遗余力地提醒他Alex的死,也不妨碍他在固执的外壳下悄悄储存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想着自己能从荒野中心、从树冠阴影、从岩石缝隙、从地心深处找到一个人,那个人有最热忱的心肠和最古怪的花招,而他会在那个完美的鼻子上狠狠地揍上一拳,然后毫无保留地告诉那个肯定伤痕累累的家伙自己的思念,告诉他、告诉他……

该死,是Alex。

Scott呆呆地杵在Alex的...

[哨向][Scott/Alex]噪音-3

·今天是个适合吐便当的日子,至少看北京时间的话我还是赶上时间了嘛!

·卢卡卡生日快乐【比心】


Scott的离开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小皮卡早不知道丢在了哪儿,他随意收拾了一下,骑着摩托再一次走上那段熟悉的道路。“独眼龙”的任务生涯一直填满Alex的陪伴,不过这次的孤身前行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Alex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任务。他是为了一个结果而来,至于需要付出的代价,他没有想过。

格莱尔荒地还是那副老样子,连被轮胎扬起的黄沙都显得尤其没精打采。曾经的战场边缘深深地凹陷了下去,沙土中露出一些张牙舞爪的植物根茎和尖锐的岩石碎片,被削去一层的地表朝着地平线的方...

[哨向][Scott/Alex]噪音-2

感觉自己写成了一坨[哔],心如死灰

Alex到底什么时候才吐便当急死我了


    在泽维尔,Scott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他很酷!”大家都这样说。这是当然的,即使因为任务常年不在学院出现,也不妨碍人们对他的成就津津乐道,更何况他为了帮助教授准备一个大任务,已经留校快一个月了。Scott·Summers或许不是最厉害的,但一定是最优秀的哨兵。男孩们欣赏他精妙的枪法和累累的战绩,女孩们喜欢他矫健的身形和温和的蓝眼睛。他总是对每个人都彬彬有礼,总是对孩子们有无限的宽容,总是有最有效的办法去对付最调皮的捣蛋鬼——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哨向][Scott/Alex]噪音-1

·龟速填坑,设定乱七八糟,哨向只剩空壳

·无能力,哨兵Scott/向导Alex

·我是一个永远不知道要如何描绘挚爱的文盲。OOC都是我的锅【土下座


    没有人原意来格莱尔荒地。

    这并不是说这地方有什么难以跨越的障碍或者无法战胜的怪物。军队?迷雾?得了吧,总有些胆大包天的小子会愿意去挑战一下。格莱尔闻名遐迩的理由其实挺无聊的,因为它就真的只是无聊而已。只要有人经过荒地边缘时不经意看看那斑秃一般的土地和白茫茫的天幕,就会感觉被枯燥的空气给吸收...

【夜天使】蓝色

·突发脑洞,私设如山,逻辑被狗吃了

·沉迷加班,填坑无期,随便撸着玩玩


    你见过大海吗?

    不,不是那种大海。那些走两步路要说无数次对不起,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能看到七八条大腿的被驯服的“海”,可不是科特需要的。

    他通常见到的是更暴躁的那些。有时候他刚刚冒出水面,就能看到比一百米以下的海水更暗沉的云层,亚历克斯已经穿上了另一套潜水服,皱着眉头往这边张望。更多的时候只有斯科特守在上面,这个一点也不“文学”的作家会一边抱怨一...

lofter…到底要……怎么弄外链……原来开车是个这么艰难的事情我都已经发图片了!虐心😂😂😂😂

【X战警】【夜天使】共犯(下)

     科特一直都是一个诚实到呆板的人,所以即使他告诉白皇后自己找到了不辞而别的沃伦,内心也明白这句话带着多大的水分。他现在正在机场的麦当劳餐厅,食不知味地叼着一根薯条听奥萝萝喋喋不休地讲机场的八卦,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透过餐厅的玻璃墙能看到候机厅的全貌,再远一点便是望不到边的铺着沥青的跑道,不时有银白色的金属巨鸟慢慢地滑行,然后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腾空而起。

    他没有看到沃伦。

    “喂,我说,你不会还没有跟他说上话吧?”白色长发的少女用一根薯条捅...

【X战警】【夜天使】共犯(上)

·最开始是当无差写的,不过写到最后还是带了CP,我的锅

·当然我最大的锅还是OOC就是了。私设如山。渣腿肉预警。

    科特一直觉得天父是真实存在的。不仅如此,还注视着他、倾听着他、等到明了了他的诚心,便会降下自己的祝福。

    他刚刚结束了又一场巡演,观众们的欢呼和口哨声还在耳边隆隆作响,让他脸上一直挂着愉快的笑意。晕晕乎乎地谢绝了工作人员同行的邀请,他双手插兜贴着潮湿的墙根溜达,尾巴在身后一甩一甩,偶尔卷起路边干瘪的易拉罐,投篮一般地丢进污迹斑斑的垃圾桶里。...


1 / 3

© 已经是一条废鱼了 | Powered by LOFTER